本文获得转载授权

那就写写我和他的故事吧。

入坑痒痒鼠是在2017年8月份的时候。加了一个四川泸州的阴阳寮..但其实我是厦门人..挺神奇的,就是顺着招新列表发送的进寮请求,然后就这么进去了。

刚开始玩的时候也不太认真,菜鸡一只,不想肝也不肯氪金。寮也确实是个僵尸寮..后来开始注意这个游戏之后也萌生过换寮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还是没有换。

后来大概是10、11月份的时候吧,我们寮突然有QQ群了!我是除了群主之外第一个进群的人好像-v-

(这里插几句题外话哈 我们寮是真的挺神奇的..会长副会长一群老秃子 会长已婚育有一双儿女 副会长们均龄30岁左右吧...还有位寮友是清华大学建筑系的!)

然后因为QQ群我认识了他的同学,下文统称这位同学为——猪哥!猪哥的姐姐和姐夫都在我们寮里..对..拖家带口地进阴阳寮...后来猪哥就把他发展进我们寮里啦

刚开始就对他有一丝丝的好感 因为本人非常喜欢夏目友人帐 而他的头像就是夏目天使!但是呢 刚开始这个人吧 就是让人感觉像大佬又不太大佬 很难亲近的感觉

后来有天晚上这位老哥在群里问有没有魂十的选手。彼时我还是只有针女输出补刀的小菜鸡 刚开启了魂十的我非常兴奋啊 于是我就冒出了小脑袋:“你能带飞不”

他:“上号吧”

然后我就非常开心地“好嘞”。我说那我加你好友啦,他说不用,然后我的痒痒鼠消息滴滴滴 点开就看到他发过来的好友申请了

于是我们愉快地刷了一晚上的魂十

那个时候他也还不是个巨佬,魂十丑女要手动点怪。作为一个萌新,点怪这种事情我向来是没有怨言的!但是每次他手速都贼快地点在我前面..他说他来点 然后我对他又加分啦。

这个时候我已经在放寒假了。作为一个秃头萝莉,寒假每天肝痒痒鼠肝到三更半夜是基本素养。我、他还有上文提到过的猪哥,组成的魂十小分队,每夜勤奋地肝到一两点..我瑟缩在被子里,那时候痒痒鼠还没有嘤饼,刷魂十的乐趣就是三个人一起聊聊天..

这是我最最想念的一段时光。

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中途退坑退了三四个月,中间都是他帮我玩的号(oω`o) 还帮我心爱的荒酱升了六星 你们能想象我回去看到的时候有多感动吗!!

回坑的时候还在上学嘛..每天肝游戏肝完了还要写作业,熬到很晚的时候我在群里发消息,也没想到有人会回复我,毕竟,强(tu)者(zi)是不会上QQ群的。然后有天凌晨一两点的样子吧,我日常在寮里话痨附体BB了几句之后,他突然就出来说了句“早点睡吧”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是有点喜欢他啦,看到这句话真的很激动啊!!

再后来就是愉快的暑假啦。曾经我在寮里立下宏愿:我一定要有六只荒酱!!新年的时候在骨灰商店换到了荒www 因此有了碗。我就在寮里打滚求碎片啊 全家换荒酱啊!!然后他就把他荒的碎片都给我啦!那时候他也没有荒唔

再后来我这个善变的小东西慢慢成长(雾,开始沉迷pve,并且非常想要一只陆生打皮肤塔,于是我又开始了:“全家换奴良陆生啊!!!”出寮自己换了10片..剩下的好像都是他给我的或者他帮我换的qwq

这里插个有意思的小事件。在我出寮的这段时间,这位哥某天夜里喊我魂十,然后我俩刷了500体左右吧..刷完之后....他:卧槽 你不在寮里啊。嗯,寮三十没搞着噗

暑假的时候好像各种漫展车都挺多的吧。那时候他要实习,挺忙的好像,游戏都很少打。然后就拜托我帮他打漫展车,账号密码发给我了。我想那种事情我不能推辞啊 登了号 我还非常有职业道德地CD过了就帮他打

万万没想到啊 这是我沦为弟弟的第一步...

不过登了号之后把他好友列表翻了一遍,才发现真挺干净的 亲友全部都是我们寮里的兄弟 而且而且!!!三朵花的只有我一个人!!!

然后翻最近联系人的时候看到他给别人发的消息:面灵气换陆生换么 是的啦帮我换的 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幸福嘤

后来是日常魂十。好像后来跟猪哥也比较少了 偶尔和另一位老咸鱼一起。还有阴界啊,我出兔火直接带我杀到70轮www

再后来大江山超鬼王..我帮他肝...此时他已经是我的大哥了嘤

翻了翻喜欢他的时候建的相册 还有QQ收藏里的东西 好多事情都一件一件的 小小的 但是我忘不掉也不想忘记

后来在网易云看到一条评论:“不要隔着屏幕对一个人产生好感。”

我觉得没错。

我和他是2018年七夕在一起的。可是这段感情甚至没有坚持一个月。

最后的结局是互删 他退寮。

我不好说这段感情里到底是谁错了。可我觉得都怪我吧。如果能忍住孤独和贪心,也许我们能一直都是好朋友,他是我大哥我是他小弟。我一直以为自己足够成熟也足够了解自己适合什么样的人,但是我错啦。我也不想明白我和他的恋爱到底是夭折在我的不成熟还是我对自己了解得不够透彻,或许两者皆有吧..

最后的最后 是我对情缘版阴阳师的使用体验

很甜,分手了却差点直接被劝退。现在我不再是嘤嘤怪,因为以前他会说要宠着我这个嘤嘤怪。我也不会再退坑了,因为他不会再帮我肝游戏啦。我也没那么爱荒酱了。半夜失眠的时候我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但是我不会再在寮群发消息啦,因为没有人会催我早点睡觉哒。周五周六周日的七点也很少打阴界了,就算现在我自己也有一个人杀到70轮的能力了。我也不会刷一整天的魂十啦,现在野队坑得要死,也没人和我一起刷了。

我也不会给别人点赞了,也不会给他点赞了。以前每天只有我给他点赞唔,每天想着给他留言留点什么内容,他的留言板里都是我。寮里有人祈愿SSR碎片我都会做公益送给TA了。我也不会再让别人帮我抽卡了。

我很害怕接下来的情人节,很害怕接下来每一个这样的节日。去年的情人节活动我给他送的寄语里说 忘了她,我偷电瓶车养你。七夕的时候我送给他的纸鹤寄语还是这个 然后他给我的回复是:“好啊。”

他会叫我小公主。

我们都没有等到奔现的那个国庆。

我现在不敢再看夏目友人帐啦。

zyy,其实我怀念的只有这些东西啦。

还有还有,对不起呀

该文章转载自:秋霞成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