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首个以名人名字命名的纪念公园,百年树龄的“飞榕”印象深刻

文图 丨 二指禅掌门

对于鲁迅,爱好写作的人都会知道一点,不管喜欢还是厌恶,这个名字经常被提起。

鲁迅先生在广州工作生活的时间不长,大概是1927年1月—9月,不到一年的时间。但广州人却记住了他,并以他的名字创建了一个公园。

广州鲁迅纪念公园匆匆一瞥,记住了花团锦簇中鲁迅先生的头像,还是那样的刚毅的目光,微仰着头注视前方,像是在审视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雕像左侧为一涌泉,名“乳泉”,取鲁迅先生名言:“我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之意。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我将大笑,我将歌唱。”这句摘自散文诗集《野草》题词的语句,静静站在塑像后面墙壁上,和来往的行人行注目礼。

而一组高低错落的条形石壁瀑布,源源不断的流水寓意鲁迅先生精神永存,也表达了人们对鲁迅先生的怀念永不停息。

一株上百年树龄的“飞榕”枝叶繁茂,树根虬结,攀植在鲁迅头像南边浮雕墙前。我猜想,根雕爱好者走到这里,一定迈不动步,想象着怎么把这个大树根搬回家去,进行创作。

鲁迅先生虽然在广州时间不长,但革命思想却是在这儿形成、夯实的。

鲁迅与广州,就这样以公园的形式,永远留在白云路。

【摄于广州。文图均为原创,请勿抄袭搬运!】

该文章转载自:邪恶的天堂动态图